主页 > 艺术掌机 >做民调是好还是不好? >

做民调是好还是不好?

2020-06-18 06:56 来源:http://www.wihcda.com 栏目:艺术掌机

做民调是好还是不好?
图片来源:unsplash

在这个时代,竞选重要的政治职位要有整个专家团队,包括专业的调查小组。候选人自己做的意见调查已经是全世界通用的竞选策略工具。调查之目的是要蒐集资讯,以进行更有效的竞选活动。

候选人在哪些地区或哪些族群的选民中票源比较弱?对手有哪些见解可以抨击?怎样的论据最能有效宣传候选人的理念?从事竞选活动的人总在寻求这些资讯。抽样调查可得到关于选民的可靠资讯,以取代模糊的印象及直觉。

反对候选人做调查的论点倒不是针对调查本身。很多人觉得竞选活动已经成为行销活动了——把候选人「卖」给消费者。根据「市场」调查(选民的意见调查),竞选总部可以知道消费者要什幺,然后,利用各种广告媒体,竞选总部聪明地把候选人塑造成能满足民众需求的形象。调查也可以找出对手的弱点,然后用反宣传来打击对手。结果是行销策略比较高明的候选人得胜。

赞成民调的论点不同意将竞选活动比做行销。候选人的确支持不同的事情,所以,表明你的候选人之立场及攻击对手的观点都是公平的。试图为候选人做虚假的包装以讨好选民不会管用,参考调查结果以便最有效呈现候选人的观点是很公平的。我们不是都有权使用所有可用的资讯吗?选举活动中最严重的道德问题(比如利用媒体抹黑对手)大体上和使用统计抽样没有关係。

预测选举结果的民调

像「俄亥俄州58%的选民选择某某参议员」这样的选前预测总叫统计学家生气,因为选举结果常和预测不一样。当这参议员输了的时候,新闻报导会说「民调结果错误」,然后一般大众对统计就更怀疑了。

选前调查的主要问题是这样问的:「如果今天投票,你会投给张三还是李四?」现代抽样方法让我们有充分的信心:专业调查的样本结果会很接近于调查那天母体的真实状况。但选举并不是今天举行,在调查到选举之间,有人会改变主意。

有些选民说他们还未决定,所以,调查机构就得决定如何处理这些未定的选票。毕竟这些选民到选举那天不能投票给「未决定」。还有,有些人今天告诉你会投给谁,到时候却根本懒得去投票。

调查机构会非常努力地判断,到底回答者支持某候选人的意愿有多强,及他们去投票的机会有多大。他们也担心,样本中的「未决定」票要分配到哪里去。但是改变主意及低投票率的问题是无法完全避免,尤其在初选的时候。

在抽样的应用里,选举预测是效果比较差的情况之一。在选民离开投票所时访问的「出口调查」(exit polls)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样本由刚投完票的选民构成——毫无混沌不明的状况。好的出口调查是根据全国选区抽出的分层样本所做,常可以在离投票结束还很久时,就準确预测到总统大选的结果。选举预测的政治效应之争论又因此更形激烈。

反对选前民调的言论指控民调会影响选民行为。如果民调预测的结果一面倒,选民可能决定留在家里不去投票了——既然已经有既定的结果,干嘛还那幺麻烦去投票呢?

出口调查尤其令人忧心,因为等于是在选举完成前就报告实际选举结果。美国电视网同意,在任一州的选举结束前,不公开在该州做出口调查的结果。如果某次总统选举的得票差距不很小的话,电视网可能在下午两三点时就知道结果了,但电视网只会在各州的选举一一结束时,才一州州公布调查结果。

即使如此,总统选举的结果仍可能在西岸选举结束前(注:因时差的关係,东岸选举已结束)就知道了。有些国家法律明文禁止选前预测。在法国,总统选举前一週内不能公布任何民调结果。比利时、义大利和葡萄牙也有类似的法律。

赞成选前民调的论点很简单:民主社会不应禁止资讯的公开。选民应该自己决定怎幺用这些资讯。毕竟,候选人如果落后很多,他的支持者不必靠民调也会知道。限制发表调查反倒鼓励非法。在法国,仍有候选人在选前一週内私下做调查(当然比公开调查不可靠),然后把结果透露给记者,意图影响媒体报导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统计,让数字说话》
做民调是好还是不好?


相关文章